原创文章 ← 返回首页
  • 《对家庭暴力说不!》反家暴公益讲座顺利结束
    《对家庭暴力说不!》反家暴公益讲座顺利结束
      2017年4月11日下午两点,遗产继承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徐 ……

     

    2017年4月11日下午两点,遗产继承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徐晓洁律师,受邀前往浦东新区惠南镇政府,面向百名政府基层干部,开展公益法制系列讲座之--“对家庭暴力说不!”。

    薛主任致辞欢迎徐晓洁律师

    正值《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一周年,本次讲座从全国家庭暴力现状、家暴行为“周期性”、“循环加剧性”的特征,以及发展趋势进行探究,根据近来的真实案例说明了家庭暴力对受害者的身心残害,以及引发恶性案件的严重后果。

    徐晓洁律师结合真实案例讲解《反家庭暴力法》

    遗产继承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徐晓洁律师围绕《反家庭暴力法》,向在场百名基层干部深入浅出地宣传讲解《反家庭暴力法》出台的重大意义和其五大亮点:强制报告制度、临时庇护、告诫书、人身安全保护令及适用范围的扩大。徐律师还结合自己曾救助过的家庭暴力真实案例,向在场听众阐述家暴受害者如何自救,以及作为基层干部,在面临受害者求助时可以提供何种帮助及建议。

    徐晓洁律师与现场听众互动交流

    在场听众认真、专注地学习了本场反家暴公益讲座的内容,在半小时自由发问环节,徐晓洁律师就证据调查取证难、老年人财产权益等问题,耐心且细致地为大家答疑解惑。徐晓洁律师和在场基层干部们积极互动。获得了在场听众的热烈反响和一致好评!整场反家暴法制公益讲座在愉快的气氛下,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讲座获在场听众热烈反响,圆满结束

    展开
  • 吕一强律师被聘为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特聘调解员
    吕一强律师被聘为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特聘调解员
    2017年3月28日,上海首批公开招募上岗的“特邀律师调解员”在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启动培训,市高级人民法 ……

    2017年3月28日,上海首批公开招募上岗的“特邀律师调解员”在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启动培训,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陈亚娟、市司法局副局长陈春兰、浦东新区司法局副局长刘龙宝、党组织书记李令宝、浦东新区政法委书记李泽龙等出席本次了活动。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吕一强律师受邀参加,被正式聘为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委员会“特邀调解员”。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作为特邀律师调解员,也是首批特邀律师调解员,将列入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以及即将成立的浦东新区东方调解中心的《调解员名册》,同时将被推荐为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特邀调解员,成为社会第三方调解组织及人民法院的“双料”特邀律师调解员。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今后将在调解中心从事三方面的工作:在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自贸区法庭及各人民法庭参与诉前调解,接受人民法院委派或委托进行专项调解;在浦东新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的各大调解工作室开展调解工作;根据安排对特定案件进行调解。

    展开
  • 翁媳诉争柏联集团200亿遗产
    翁媳诉争柏联集团200亿遗产
    【案件简介】 2013年12月20日傍晚,云南柏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联集团)总裁郝琳乘坐的直升机在法国坠 ……

    【案件简介】

    2013年12月20日傍晚,云南柏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联集团)总裁郝琳乘坐的直升机在法国坠入多尔多涅河,其年仅12岁的儿子郝振宇一同遇难。据媒体报道,郝琳去世后,留下高达200亿元的遗产。遗产公司股权部分主要有:

    1995年12月25日,柏联集团有限公司成立,被继承人郝琳以其他公司名义持股,间接占股85.44%。1997年3月20日,被继承人郝琳与刘湘云登记结婚。2000年2月14日,昆明柏联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被继承人郝琳间接占股100%。2013年12月20日当晚,找到儿子郝振宇尸体,法国当地政府确认其死亡。2014年2月14日,找到被继承人郝琳尸体,法国当地政府虽出具文件确认死亡时间为2014年2月14日,却补充道“死亡时间似乎可提前至2013年12月20日”。被继承人郝琳、郝振宇均未留有遗嘱。

    关于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

    郝振宇的死亡时间没有争议,为2013年12月20日;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一方认为是2013年12月20日,另一方则认为在这之后的2014年2月14日。

    (1)如果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确定为2014年2月14日:按我国《继承法》相关规定,儿子郝振宇先于父亲郝琳死亡,则首先,儿子郝振宇的遗产(若有)被其父母郝琳和刘湘云继承;然后郝琳死亡,那么郝琳的遗产除本人的遗产外,还包括从儿子处继承而来的遗产,由配偶刘湘云和父亲郝某某作为第一法定顺序继承人共同继承。

    (2)如果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确定为2013年12月20日:按我国《继承法》相关规定,父子俩同时死亡的,推定长辈先死亡,即推定父亲郝琳先死亡。那么首先,郝琳的遗产由配偶刘湘云、儿子郝振宇、父亲郝某某继承;然后,儿子郝振宇死亡,郝振宇本人名下的遗产以及从父亲郝琳处继承而来的遗产,将全部由第一顺序继承人母亲刘湘云继承,爷爷郝某某无法继承。

    以上两种不同情况,因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不同,导致继承人郝某某和刘湘云翁媳二人分别继承到的遗产数额相差甚远。因此,被继承人郝琳的死亡时间成为这一起遗产继承之争的焦点。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家族财富传承中心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认为,虽然法国当地政府的公告文件上确认的郝琳的死亡时间为2014年2月14日,但是该公报文件仅是对发现尸体时间的确认,应根据事发时的事故情况、现场勘验,结合分析,被继承人郝琳在事发时是否有生还可能,以及不排除对尸体进行鉴定。我国《继承法》规定“在同一事件中死亡,不能确定死亡先后时间”的情形,应适用“推定长辈先死亡”的规定,在本案中如适用上述第二种情况,将对被继承人郝琳的配偶刘湘云更为有利。

    2、父亲郝某某能否继承股东身份。

    根据媒体披露信息显示:被继承人郝琳生前持有的柏联集团85.44%的股份属于他的个人婚前财产,父亲郝某某一方认为,按照法定继承的方式,郝某某应该继承42.72%的股权,同时享有相对应的股东资格;昆明柏联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2月14日,属于被继承人郝琳和继承人刘湘云的夫妻共同财产,郝某某同样作为郝琳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可以继承25%的股权,同时享有与之相对应的股东资格。

    刘湘云一方则认为,从不否认郝某某有继承遗产的权利,但是对可继承遗产的范围和份额持有异议。柏联集团是法人股东,并不属于自然人持股,所以她认为继承人郝某某并不能因继承而获得股东资格。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家族财富传承中心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认为,根据2013年12月28日新修订的《公司法》第七十五条:“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而,若被继承人以自然人身份持股,且公司章程没有针对遗产继承的禁止性规定,那么父亲郝某某不仅可以继承股份,还可以享有股东资格。然而,我国法律规定的股东资格可被继承的前提为“自然人股东”,父亲郝某某诉请确认股东资格的公司,柏联集团和昆明柏联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均为法人股东,非被继承人郝琳自然人控股,因此,其确认该两公司股东资格的诉请,很难被支持。父亲郝某某可以通过郝琳以自然人控股的公司入手,行使股权和股东身份的继承权。

    此案尚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多次担任股权遗产继承纠纷的代理律师,实践经验丰富。本站致力于各类遗产继承相关领域的研究,愿为您提供优质、高效、快捷的遗产继承纠纷代理及相关法律服务。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021-51877078,51877068

    吕律师:13391248086

    徐律师:13918803868

    详情可登陆遗产继承律师网 http://www.51jcf.com/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 http://www.co-effort.com/zh_CN/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5楼

    传真:021-51862725 邮箱:jcflawyer@126.com

    展开
  • 《民法总则》中监护制度的变革影响深远
    《民法总则》中监护制度的变革影响深远
      2017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 ……

     

    2017年3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以下简称《民法总则》),2017年10月1起施行。《民法总则》可谓是备受瞩目。作为专业的婚姻家庭律师,很快发现了监护制度的革新和进步,将对今后的家庭财富传承以及未成年人监护影响至深。而《民法通则》对于监护制度的规定,已经不能满足当今社会的需要,常常导致法律与情理相悖。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随着家庭财富的增加,父母已关注到未成年子女的权利保障。孩子的监护人、如何监护,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遗产继承。对于未成年人而言,监护人同时就是其法定代理人,有权管理其财产。那么,监护人是否能够履行职责,有效维护未成年人利益?此外,成年人若因病或意外变成限制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谁将有权对其财富进行管理?由此可见,监护人的安排事关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生活状况,是财富传承风险防控中至关重要的内容。

    婚姻家庭律师网根据新出台的《民法总则》中关于监护制度的最新亮点一一介绍。

    一、《民法通则》中关于监护制度规定的缺陷

    对于监护制度,原《民法通则》中只规定了法定监护和指定监护的情形,协议监护以及委托监护则规定在1988年最高院颁布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民通意见》)之中。

    其中,法定监护即由法律直接规定哪些人可以担任监护人。《民法通则》第十六条规定,在未成年人父母双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情况下,由下列人员中有监护能力的人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并且“经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

    从上述条文表述来看,父母对于如何选定孩子的监护人,其实没有其他太多的话语权。而最高院的《民通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在指定这三种类型的监护人时候有先后的顺位之分。

    所以,一方面,实践中可能会出现被作为监护人的人选,其实并非为父母所放心、满意的。另一方面,“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很可能对于监护人的选定存在分歧。而父母若在遗嘱中指定监护人,若严格按照《民法通则》以及司法解释,其效力和可执行性存疑。对此,《民法总则》作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和补充。

     

    二、《民法总则》监护制度的变更与创新

    相较于《民法通则》对于监护制度的规定,新的《民法总则》对于监护制度进行了整体的架构,在遗嘱监护、监护权协商等方面做了突破与创新。

    第一,法定监护人的范围扩大

    《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关于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第一款较之原《民法通则》未做改变,但在第二款第3项中,将原先“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修改为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进一步扩大了监护人的范围,尽量避免无人担任监护人的情况。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新法将“组织”也纳入可以担任监护人的范围之中。随着我国公益事业的发展,有监护意愿和能力的社会组织不断增多,由社会组织担任监护人是家庭监护的有益补充,也可以缓解国家监护的压力。上述第二款第3项规定的“愿意担任监护人的组织”便是指这类社会组织。

    第二,允许未成年人父母在遗嘱当中为未成年人指定监护人。

    根据《民法总则》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如果是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那么其就可以在遗嘱当中指定监护人,对于监护人的范围也未做限制。

    这便对以往存疑的父母在遗嘱中指定监护人的效力和可执行性作了明确的确认。

    第三,明确规定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

    原《民法通则》并未对协议监护进行规定,协议监护的规定在《民通意见》第十五条中:“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协议确定监护人的,应当由协议确定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

    根据《民法总则》第三十条的规定,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同时,协议确定监护人的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

    协议监护可以不按照第二十七条规定的顺序确定监护人。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根据各自与被监护人的生活联系状况、经济条件、能够提供的教育条件或者生活照料措施等,在尊重被监护人意愿的基础上,经过充分协商,选择合适的监护人。这既是对具有监护资格的人共同意愿的尊重,也有利于保护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

    需要注意的是,法律虽规定了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但不得在法律规定的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外确定监护人。如果协议确定的监护人并不具有监护资格,则协议监护无效。

    另外,遗嘱监护人是否可以和法定监护人协商确定监护?在监护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遗嘱监护人无法继续履行监护责任的情形。这种情况下,是否可以通过协商方式确定监护,实践中仍有待观察。

    第四,写入“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

    《民法总则》第三十五条规定,监护人应当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履行监护职责。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在作出与被监护人利益有关的决定时,应当根据被监护人的年龄和智力状况,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这一规定体现了,在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基础上,尊重未成年人自由意志的立法趋势。

    第五,新增 “成年人监护制度”。

    《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规定,成年人在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可以协商确定自己的监护人,以便在其丧失行为能力时由该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现实中,常存在因家族成员突然离世引起的遗嘱/遗产纠纷,也存在大量因家族成员丧失全部或部分民事行为能力,导致行为人处分其财产的意思表示存在瑕疵或者无效,而带来的财产争夺和日后的遗嘱/遗产纠纷。故而,本制度结合遗嘱制度,对于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

    婚姻家庭律师网吕一强律师认为,《民法总则》的通过,使得监护制度和代理制度的规定相较于以往更加的明确。父母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愿,为未成年子女指定合适的监护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协商确定在其丧失行为能力时的监护人,更尊重公民个体权利,强调更加人性化的安排。这对于财富传承与风险防控,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虽然这些规定,但尚有待实践的检验以及进一步的细化,但仍是立法在私产保护方面又前进了一大步。

    展开
  • 公司股权:被继承人是否有权继承
    公司股权:被继承人是否有权继承
    2005年,五个自然人项某、范某、赵某、薛某,刘某共同出资设立上海市XX设计有限公司。公司章程载明:公司由五人 ……

    2005年,五个自然人项某、范某、赵某、薛某,刘某共同出资设立上海市XX设计有限公司。公司章程载明:公司由五人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300万元,由项某担任法定代表人。五名股东出资比例分别为30%、25%、25、15%、5%。五名股东之间可以同等价格优先受让股份,公司章程对于股东死亡时,股份的继承没有任何规定。

    2015年3月,项某因患病不幸去世,项某生前曾订立一份遗嘱,遗嘱内容为:立遗嘱人名下的一套位于浦东的婚前房产由父母继承,长宁路房产一套由儿子继承,股票、存款及XX设计公司30%的股份均由妻子杨某某一人继承。2015年8月,杨某某委托律师向公司发了律师函,要求公司执行项某的遗嘱,配合将继承人杨某某记载于股东名册,并限期六十天内办理股东变更登记手续。

    2015年9月,设计公司召开股东会,公司其他四名股东范某、赵某、薛某,刘某一致形成决意,不同意杨某某成为公司新股东,同意支付相应的股份折价款给杨某某。同时,四名股东还形成了公司章程修改的决议。该章程修改为:公司股东离婚后,如果股份是夫妻共同财产的,配偶可以要求分得其股份对应的财产权益,但不得获取股东身份;如公司股东死亡后,继承人可以依法获得其股份财产权益,但不得获取股东身份。随后公司发函回复杨某某:首先,对于项某的遗嘱效力真实性合法性无法核实不予确认;其次即使遗嘱合法有效,但考虑到公司的实际经营,不适宜增加新的股东。因此,公司拒绝了继承人杨某某根据遗嘱继承被继承人项某名下30%股份的要求。双方因此多次协商,均无法达成一致协议。

    2016年2月,杨某某因此向公司住所地法院提起了遗产继承诉讼,要求XX设计公司将原告(继承人)杨某某记载于股东名册,并办理股东变更登记手续。

    遗产继承律师网(http://www.51jcf.com/)家族财富传承中心首席律师吕一强对这一公司股份继承案例进行解读分析:

    首先应对被继承人项某的遗嘱真实性合法性做出审查,是否符合我国《继承法》所规定的遗嘱合法条件,如经法院审查认定遗嘱合法有效,在此基础上,本案中的焦点就是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继承问题。

    我国《公司法》第七十六条针对公司股份继承做出了规定“自然人股东死亡后,其合法继承人可以继承股东资格,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既然立法明确了股东资格是可以继承的,受到法律保护,对这一法律规定如何理解和适用就是本案诉讼的关键。

    股权的继承亦括股东资格。《继承法》及有关司法解释已明确,可继承的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公司法》的规定也已确认:在有限责任公司中,“有价证券”所代表的“股权”,既包括财产价值,也包括股东资格,两者都是可以继承的。

    那么按照该条的规定,股东资格可以由继承人继承,除非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本案中的被告设计公司,在设计公司原大股东项某身故之后,公司以新的公司章程为由,以公司实际经营情况为由排斥其继承人杨某某成为股东,其答辩理由是否成立呢?

    吕一强律师认为:设计公司的答辩理由是不能成立的。

    在确定系争股权的归属之前,意味着项某生前所持有30%股权无人代表行使,该章程的修改不符合原章程的规定。也就是说公司其他四名股东在股份继承纠纷发生后修改章程的,不属于《公司法》中“公司章程另有规定的除外的情形”。因此,被继承人项某的遗嘱合法有效,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根据我国《婚姻法》、《继承法》、《公司法》法律,及事实的认定,被继承人项某在和杨某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资注册公司,其名下30%的股权应属夫妻共同财产,被继承人项某、继承人杨某某各得15%,现被继承人订立遗嘱称,该公司30%的股份全部由杨某某一个继承,于法不悖,是合法有效的。因此,我们认为继承人杨某的依法继承股份并取得股东资格的诉求应当得到法院的支持。

     

    展开
  • 非法代孕案引发的代孕法律问题探究
    非法代孕案引发的代孕法律问题探究
    在中国长期血缘宗法制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传宗接代则成为人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大事。但有些夫妇,由于自身的一些客观原因 ……

    t01caa41b99320ecab1

    在中国长期血缘宗法制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传宗接代则成为人一生当中最重要的大事。但有些夫妇,由于自身的一些客观原因出现不孕不育的现象。然而伴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代孕技术则解决了这一难题并逐渐打破传统的生育方式和生育观念被人们所接受,给众多的家庭带来了幸福与快乐,同时,也产生了相应法律以及伦理上的相关问题。 

    上海市一中院最近就审理了因代孕而产生的一起纠纷。婚后未能孕育的高俊夫妇两人求子心切,他们通过网上找到一家代孕公司,购买了别人的卵子,并由高俊提供精子,通过体外授精联合胚胎移植技术,委托另一名女性代孕分娩生育。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一双儿女刚满三岁时,父亲高俊却突然罹患疾病离世,为此,公公婆婆起诉儿媳李琳争取孩子的抚养权,上海市一中院审理后认为,两个孩子是李琳与高俊结婚后由高俊与其他女性以代孕方式生育的子女,属于缔结婚姻关系后夫妻一方的非婚生子女。两名孩子出生后,一直随高俊、李琳夫妇共同生活近3年之久,高俊去世后又随李琳共同生活达两年,李琳与小清、小诗已形成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其权利义务适用《婚姻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最终,由抚养孩子的母亲李琳取得监护权。

    遗产继承律师网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也办理过一起类似案件。婚后因男方张某弱精不孕,张某夫妇两人协商后,决定女方李某借用他人精子生育。后李某便在小诊所借用他人精子,生育了一个孩子,但很不幸的是,孩子天生残疾,生下来便是脑瘫,张某思前想后,决定要遗弃这个孩子。可是李某不同意,毕竟是自己怀胎十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再怎样也于心不忍。张某见李某态度坚定,便离家出走并起诉离婚,并提出这个孩子不是他的,要求做亲子鉴定。李某在咨询后找到遗产继承律师网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希望其能代理她的案子。在吕一强律师的努力下,找到证据并证明这个孩子是在张某夫妻双方协商后,借用他人精子生下的。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孩子由女方李某抚养并且张某支付较高的抚养费,同时在夫妻共同房产分割时也对李某做出了相应的照顾。此外,吕律师还提醒大家,张某遗弃孩子的行为,也有可能涉嫌遗弃罪。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此,遗产继承律师网首席律师吕一强律师从代孕相关法律问题等方面分析,为代孕的合法化提出一些可行性意见与建议。

      一、人工受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

    人工受精问题涉及到伦理道德、婚姻、血统、法律的领域,生育上的单向关系变成多向关系,因此,对传统法律提出了一系列的新挑战。人工生育子女有别于法律所明确的其他四类子女。对于代孕的法律身份的确定,则涉及较复杂的问题。其基本特征是:血缘父、母亲一方是不特定的。这种不特定的父或母与孩子之间的无法相互享有权力与义务无法互相享有权利并履行义务。因此,这种就必须征得夫妻双方的同意才可以实施。因此,在200311月,我国卫生部公布新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及相关文件。对于赠卵者、以及接受人工受精的夫妇等问题,都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对该问题也在进行进一步的完善。

    代孕所生子女在法律上属于“非婚生子女”, 虽然代孕本质上属于出卖身体器官的使用权,但代孕妈妈和代孕所生子女之间仍具亲子关系。在法律关系上,代孕妈妈与所生的孩子属于自然血亲下母子关系。代孕妈妈享有作为母亲对儿女的所有权利,也应尽到作为母亲应尽的义务。若不尽义务,孩子的父亲就可以此提起变更抚养权的诉讼。根据婚姻法的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因此,作为孩子的生父负有法定抚养义务,孩子的抚养权参照婚姻法的规定执行,哺乳期的孩子通常应归母亲。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二、代孕合同是否有效

    代孕合同,即为代孕方与求孕方约定在代孕中双方权利义务的有偿合同。目前我国法律没有对代孕合同作出明确规定,但卫生部于2001年颁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根据该规定,禁止实行代孕技术,只允许采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通过妻子的子宫进行怀孕。

    从生育权和亲权的角度来看,目前受法律保护的生育权主体仅限于缔结了婚姻关系的夫妻。合法的生育应以结婚登记并办理准生证为条件。代孕方将基于血缘关系的亲权通过代孕合同转移给求孕方,违反了亲权专属于父母,不得让与、继承或抛弃的原则。从代孕合同的本质来看,是将代孕方的子宫作为“物”来出租使用,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以上两方面均反映出代孕合同有违公序良俗、社会公德的一面,与合同法的基本原则相违背,应属无效。

     

    【联系我们】

     

    遗产继承律师网

    www.51jcf.com 

    咨询电话:吕律师:021-51877078;13391248086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大厦35

    展开
浏览更多内容